临渊羡鱼

‖这儿温执‖立场甘辞‖愿来年能剪侯府数支梅

#终是殊途#

乱葬岗大围剿后,各世家均有伤亡,在山脚下休整了两个时辰后,便带着各家修士回了本家。此后无他话。

围剿结束的第二天,江澄推开往日魏无羡在莲花坞住的屋子。屋子的主人已经很久没回来住过了,以后也再不会回来了。刚推开窗,便是一阵在阳光下肆意飞舞的灰尘,江澄抬手挥了挥,那阳尘便愈发猖狂起来。屋子的角落堆着几坛酒,不是天子笑,那酒只有在姑苏城里才能买到。书案上甚至还摊着几张没画完的符纸,一看便知道是出自魏无羡之手。江澄一见那东西就红了眼,提起紫电便一鞭子抽了下去,书案瞬间被劈成两半,连带着那些符纸一起碎了。又是一阵阳尘翻涌。屋外候着的小厮听到这番动静,身子不自觉地颤了颤。

“哼!”江澄冷哼一声,收了紫电,转身离开那间屋子。

“明日给我把这屋子拆了!”他颔首示意,对江府上管事的吩咐道。

管事不解,想再确认一下,可看着江澄那仿佛吃人的表情,还是本着身为管事的素养,不多过问,半鞠躬道:“是。”

围剿结束的第三天,江澄去了姑苏城,找到那家卖天子笑的酒肆。在门外站了会,却还是推了木门,半晌过后,他提着两坛天子笑出去了。而后,江澄独自一人去了乱葬岗。围剿刚刚结束,山上到处都是烧焦的草木,尸首已让人清理掉了,忽略空气中强烈的腐臭味,此地还算干净。
江澄立在那日魏无羡身死的地方,打开一坛天子笑,扬起头咕噜咕噜的灌了一大口,酒很香也很烈,他又清楚的看到那天魏无羡被万鬼反噬的场景,就在这里,他亲眼看见那个人的血肉瞬间化为齑粉。

“呵,活该!”说出口的话还是那样刻薄,却掩盖不了眼角稍稍泛起的红。

许是醉了,又或许是此地无人,所以他也无所顾忌了:“魏无羡!你凭什么死?你还没有还我阿姐,没有还我爹娘,你他妈凭什么死!!!我才不相信,你会就这么窝囊的死了。”他抚了抚腰间挂着的陈情,默了片刻“我等你回来。”倏地将那坛天子笑砸了下去,酒坛呯的一声被摔碎,发出清脆的响声,在毫无人烟的乱葬岗上显得极为突兀,酒流了一地。

第四天,招灵,无果。

第五天,招灵,无果。

第六天,招灵,无果。

……

第十三年。
“魏无羡!”
“什么?”

陈情还你,此后,我们各不相干。